美国广播公司的一篇关于业余无线电爱好者Tony Hutchison,VK5ZAI的文章说:“NASA认为这个80岁的无线电爱好者是宇航员家庭的一部分。”

Tony Hutchison从10岁起就对业余无线电产生了兴趣,他与NASA的合作现在将近有30年的时间了。

对NASA的全体人员来说,他是VK5ZAI。对于住在南澳大利亚海滨小镇平克斯海滩的邻居们来说,他是Tony。

在与NASA近30年的合作中,Tony Hutchison的工作就是在危急时刻提供帮助--协调宇航员与其家人之间的联络,并管理一个全球范围的学校项目。

他和第一指挥官们一起喝啤酒,和任务专家们一起烧烤,在肯尼迪航天中心的露天看台上观看航天飞机的发射。

回首过去,这是他从未想过的生活。

Hutchison在其所有的房子里都建造了一间电台室

从业余无线电发烧友到NASA的关键人物

现年80岁的Hutchison在10岁时爱上了无线电,21岁时获得业余无线电执照,几年后开始涉足卫星通信。

1992年10月,他与和平号空间站上的宇航员Anatoly Solovyev进行了第一次天地对话。

“你可以在他们过境的时候与他们联络,他们也会回复你。”

当Hutchisons搬进来后,架设了3个巨大的天线,让邻居们也恐慌了一段时间。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Hutchisons会定期在其家里的电台室与低轨道实验室进行对话。

“俄罗斯人喜欢温习他们的英语。有时他们会呼叫我,有一天我收到了他们的回复。这让我有点激动。”

他的电台室里挂满了带有相框的照片、证书和多年来的感谢信

他和其中一位--Aleksandr Serebrov,成了好朋友。

“他去世前,大概每周会联络我几次。他们那里是俄罗斯的时间,而俄罗斯的时间几乎和我们的时间相反,所以通常都是在半夜,Aleksandr才呼叫我。”

无线电台呼叫并不是Hutchisons守在电台前唯一要做的事。

把孩子“送进”太空

这是Serebrov,他在1993年参加了Hutchison在学校进行的第一次天地对话活动。

一群来自洛克斯顿中学的热爱乡村生活的孩子们来到Hutchison在里弗兰的电台室,在那里他们向宇航员们询问有关生命和空间的问题。

“当你听到有人大声而清晰地说:‘Tony,我听到了,请讲。’即使我已经通联了这么多次,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还是让我很激动。”

金斯顿地区学校的一名学生在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期间等待宇航员回答她的问题

当Mir在ISS的任务即将结束时,NASA请求Hutchison帮助建立一个新的关于学校的冒险项目--即国际空间站项目。

在20年的时间里,ARISS已经为全球1300所学校的学生提供了与国际空间站宇航员天地对话的机会,其中70所在澳大利亚。

Hutchison说:“这占据了我很多的时间,但我确实很喜欢这个工作。”

Hutchison这些年也积聚了很多设备

他说,与随意的电台通联不一样,把学生和宇航员联系起来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学校里有几百人在一个偏远的地点等着,宇航员也在空间站等着--你可以呼叫一次,在空间站进入一定的区域之后可以呼叫两次。”

成千上万的学生参加了这项活动,其中一些人已经转向了太空科学。

他说:“我们有一个愿望,就是把我们的知识传给下一代,并鼓励孩子、儿童、大学生继续他们在工程、科学、数学方面的工作。”

宇航员Jim Voss感谢Hutchison的服务和友谊的签名照片

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家庭

Hutchison一生中与近100名宇航员交谈过,从开玩笑到确保宇航员与配偶在宝贵的交流时刻保持联络。

“你可以听到一切,但你不会透露这些私人谈话。因为这是莫大的荣誉。”

2001年,NASA邀请Hutchison和他的妻子Jill参加航天飞机的发射参观。他们还见到了许多宇航员,其中包括国际空间站的第一任指挥官Bill Shepherd,他听说过VK5ZAI,但没有见过。

Hutchison说:“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与宇航员有任何瓜葛。”

2001年与任务指挥官Bill Shepherd的美国之行

“我很幸运,也有幸遇到了很多这样的人,他们都是一些头脑敏锐又很简单的人,你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他们的生活。”

Hutchison一家被当作宇航员的朋友和家人,在发射前与宇航员们共进晚餐,并在离发射地点三公里远的一个小看台上观看发射。

Hutchison说:“这声音太不可思议了,你感觉全身都在颤抖……突然间,你会听到巨大的轰鸣声,你能感觉到它就在你的脊椎上。”

他和一群来自澳大利亚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回到了NASA

拒绝NASA

在旅途中,NASA为Hutchison提供了一个一生难得的机会--与休斯顿的中央控制室公司签订两年的合同。

在他们的汽车旅馆讨论了大半个晚上后,这对夫妇选择了拒绝。

因为子女和孙辈都回到了澳大利亚,他们觉得时机不对,也想多陪陪家人。

Hutchison觉得在家工作自有它的舒适

到2019年底,Hutchison将永远退出ARISS。

他说:“这是美好的生活……我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厌倦了,对Jill来说也有点困难,我想,我们结婚的时候,她肯定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这么多年,她一直支持我。我很幸运。我们有一辆小型房车,我想带她再环游澳大利亚。”

谈到NASA将在几年后在月球上建立一个新基地,Hutchison并不排除重返月球的可能性。

他说:“我年龄有点大了,但我希望我还能看到它。我很期待。”

Tony Hutchison毕生致力于业余无线电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