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美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WX4WCS亲自体验了一把在其他通讯方式失败的情况下,如何靠业余无线电来进行紧急求救的过程。

隔几个周末,WX4WCS都会进行一次例行的越野旅行。上周末的旅行途中,他遇到了一场翻车事故。他特别感谢Alford纪念业余无线电俱乐部和其W4BOC中继台“Turnip Truck”通信网的参与者。

下面来讲一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越野夜游

上周末,WX4WCS带他女朋友进行了一场越野夜游,因为是夜游,所以WX4WCS选了一条自己比较熟悉的小道,他们准备沿着这条路开到山顶,然后从山顶的另一条路开下去,可以直接开到另一个镇上。

开到山顶时,他决定测试一下自己的电台,看看对附近无线电中继台的接收情况怎么样。几个2米本地中继台上的信号都很好,他还设法通过D-STAR中继台获取了一个信号。因为他使用的ICOM ID-5100E内置GPS,可以将他的位置显示在APRS地图上。当时,他没想到这一功能会有这么大的用处。

开往小镇的下山道路是一条比较考验车技的弯曲小道。且这条很古老的县道,失修已久,需要具有相对较高间隙的四轮驱动车辆才能通过。WX4WCS顶着很大的压力,开的也是小心翼翼,他也不确定这条小路平时多少人走,但看起来最近几周应该没有什么车辆通过。

翻车事故

他们在行驶1.6公里左右时,一辆底朝天的小车横在路当中。WX4WCS走近那辆车,评估损坏程度。他以为那是一辆被遗弃的汽车残骸。但当他走近汽车时,他发现司机还在现场,而且,幸运的是没有受伤。

接近日出时拍摄的照片

他和那辆车的司机交谈了一下,没有人员伤亡,车里也没有其他人,他还说,这场翻车事故就发生在20分钟前。由于是晚上,山里也没有手机信号,因此司机找不到求救方法。但测试时,WX4WCS隐约可以在当地的一个俱乐部(Alford纪念业余无线电俱乐部)中继台上听到一些活动。翻车事故发生在晚上11:30左右,幸运的是,中继台在周末会运行到深夜。WX4WCS告诉司机他要回到山顶去寻求帮助,司机决定和车一起在现场等着。

呼叫求援

当WX4WCS沿着小路往山顶开的时候,他一直在收听信号,直到中继台的信号变得更加清晰后,他就开始呼叫:“我是WX4WCS,紧急情况。”

网络控制操作员暂停了网络,并接受了紧急通信。WX4WCS让网络控制员知道他在哪里(用的是山顶的GPS坐标),他们在一条越野小道上发生了翻车事故,而且需要帮助。网络管理员查找GPS坐标,确定需要联系哪个县,并指定另一个人将通信转移到WX4WCS所在地区的当地治安官办公室。

此时,WX4WCS想起早些时候,他在山顶上捕获了一个D-Star中继台,搜救人员或许可以在APRS地图上确定他们的坐标。。

响应

到目前为止,这还是最容易的部分,但事实证明,这个山顶是三个不同县的分界线。他们上山的路口是一个县,翻车的地点是一个县,下山路的尽头又是另一个县。

在另一位业余无线电操作员(联络员)把消息传送到第一个县后,他们说他们将派出一名代表。然而,当他接近现场时,这位代表告诉调度员,他已经到达县界,正在返回。

此时,将呼叫转接到第二个县。他们的调度员被告知WX4WCS是在山顶上,车辆在4号公路上行驶。联络员跟WX4WCS说,调度员告诉他,他们正在派一名代表过去。

几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更新消息,WX4WCS发现调度员告诉代表的上山路线是错误的,所以那个代表不得不开车下山,然后绕了一圈才回来。在这期间,他还得开车回最近的城镇加油。

第一次呼叫五小时后,两名代表终于抵达山顶。虽然他们确实是坐SUV来的,但那是一辆装着道路胎的后驱车。这辆车没有办法沿着那条弯曲的小道下山。其中一名代表沿着这条路看了一眼,说翻车现场在第三个县,所以他呼叫了当地的调度员。

由于那个代表的电台没有设定去收听第三个县的频道,因此还需要WX4WCS把第三个县的频率输入到他的电台里才能收听。有好几次,他们听到第三个县的调度员把线路说错,所以现场的代表不得不用无线电台把信息传递给对方县。最后,他们听到第三县的代表说,这条路无法通行,他们得呼叫搜索与营救队。

由于这两个部门还在反复讨论谁有责任找到司机并对事故进行评估,WX4WCS自愿载着其中一名代表沿路前往事故现场,对事故进行检查,并找到司机。当他们最终到达目的地时,那个代表拍下了现场和司机的照片,并转交一份给其他县的代表。他们带司机上了车,把他送回了山顶。那个司机说,车上的GPS导航说,那条失修已久县道是回家的路,但他在途中撞到了一块岩石所以翻了车。

当他们带着司机回到山顶时,已经快到早上6点半了,大约是事故发生后的7个小时。司机被安置在代表的越野车里,准备带着他去见第三个县的代表,然后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处理。

结论

从这次事件中我们可以学到几个教训。首先,也最重要的是,要时刻做好准备,尤其是在越野旅行时。要有回收装置、应急物资、急救箱、食物和水。即使你自己没有遇到突发事件,你也永远不知道在旅行中会遇到什么。

其次,在偏远地区时,不要依赖执法人员或救援人员的即时响应。根据你所处的位置,紧急救援人员可能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你那里。然而,虽然应该有一个较长的响应时间,但是花了7个小时才找到司机确实很荒谬。各个部门在花更多的时间争论管辖问题,而不是担心司机的状况,这才是令人担忧地方。

最后,业余无线电台、APRS/DPRS、有源中继器和愿意在紧急情况下提供帮助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确实可以挽救整个局面。但在一个手机接收有限的地方,获得帮助的唯一选择就是开车下山,进入最近的城镇。现在是2019年,大多数人认为,只要他们有手机,就可以随时打电话求助,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