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大学(Western University)的一群博士生正在进行一项满怀信心的研究,然后他们的妄想破灭了;字面意义和象征意义上,均是如此。

但是,在他们的设备丢失一年后,数据又找回来了。

这项由学生主导的研究项目旨在深入了解上层大气中的生命。

第一阶段是使用高空气球来测量条件,比如辐射,温室气体和紫外线。

但是地球科学专业的学生Matthew Svensson说:“有些地方出了问题,一些毁灭性的问题。至少可以说,我们当时的心情都很不好。”

该气球于2018年5月29日在艾顿的River Place公园释放,预计飞行约70公里,并降落在Fergus的Belwood湖保护区。在气球的飞行过程中,一直有GPS在追踪其行程路线。在着陆区域,通过气球缆绳的燃烧,保险丝会发光。然后降落伞将打开并将设备和数据传回到地球。

但缆绳并没有断裂,造成了颠簸,导致GPS失灵。该小组曾与伦敦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的成员合作。但是没有人报告说找到了这一单元,为期一周的大规模搜索没有成功。但该俱乐部的成员Doug Elliotty在气球上进行了一个低技术的处理,他在组件上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上周,几乎整整一年后,无线电俱乐部成员接到农民打来的电话。该单元在计划着陆区大约5公里处被发现了。

Alexis Pascual是电气和计算机工程专业的学生。他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意思是说,我甚至没有想到还能再次看到有效载荷,因为一年来我根本找不到它。”

Svensson说,该设备似乎被动物们然发现了,也许它们还进行了一番研究,因为电线和部件都被拆开了。

但是,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数据还是收回来了,还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旅程视频。Svensson说:“很难相信我们真的在谈这件事,因为第二年在经历了夏天、秋天、冬天和春天解冻之后,这些有效载荷依然存在。”

该小组目前正在处理两个微芯片所载的资料,并计划该项目的第二阶段。

物理学和天文学学生Mohammed Chamma说:“我们正在计划用最初设计的设备进行另一次高空气球的飞行。该气球携带的杆菌会在大气中吸收其他细菌。它们会在不同的高度打开,然后封闭自己。当我们重新获得这些细菌时,我们就可以分析我们在不同的海拔高度,在大气中的不同点上发现了什么细菌。”

行星科学与探索中心主任Gordon Osinski博士说:“这样的项目为大学创造了新的机会。它打开了在地球大气层上部进行非常有趣的科学研究的大门。这也是我们(作为一个机构)进入太空的踏脚石。”

下一次发射计划将于8月在蒂明斯进行。

视频可在https://london.ctvnews.ca/high-altitude-research-balloon-found-one-year-after-disappearing-1.4444668 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