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6月6日黎明前不久,第十一U型潜艇舰队的一名德国海军指挥官向他的潜艇舰长发送了一条紧急无线电信息。

“立即准备”这是一条加密的命令“有迹象表明入侵已经开始。”

“欧洲要塞遭到突然袭击,盟军开始攻占诺曼底海滩,而不是元首所期望的加莱。”

白金汉郡布莱切利公园的译员截获到了纳粹的信息--他是诺曼底登陆日(D-Day)的无名英雄之一。

在破解了德国的恩尼格玛密码之后,随着霸王计划的展开,他和他的同事们又分析了数以千计的重要情报。

布莱切利公园的大厦是盟军对抗希特勒最关键的地方之一

他们效率如此之高,盟军通讯员几乎和他们的纳粹对手一样快地收到敌人的信息。

但真正扭转二战局势的,是过去18个月在布莱切利收集的情报。

多亏了“超级行动”,英国和美国军队非常详细地了解了他们在法国沙地上所面临的情况。

1943年在布莱奇利的3号临时营房工作的一个优先小组,当时正值战争的高潮期。

该公园的研究历史学家David Kenyon说:“布莱切利公园在诺曼底登陆日那天所做的工作决定了诺曼底海滩上的生死。他们的情报让持怀疑态度的丘吉尔相信,入侵欧洲可能会成功。最终,他们战胜了纳粹。”

如今,75年过去了,英国最高机密密码破译站的真实样子在一场精彩的视听展览中得以展现。

这个展览名为:“登陆日:截听、情报和进攻”,预计于本月向公众开放,地点在布莱切利的Teleprinter Building。

它在英国电信(BT)的赞助下得到恢复,也标志着工程师们的努力,他们帮助布莱切利建立了通讯网络和革命性的计算机--巨人。

基地里装满了早期的计算机,这些计算机是解密德国信息的关键。

而像阿兰图灵这样的电码译员人物形象也毫无疑问的出现在了《难解之谜》和《模仿游戏》等电影中。

但这次展览让人们对布莱切利其他一万名员工的惊人工作有了新的认识,这些员工中75%是女性。

他们的登陆日行动始于1942年10月,当时由高级军官、密码破译家和情报分析人员组成的西部前线委员会开始收集信息,以协助进攻。

莫尔斯电码信号拦截、空中侦察、法国抵抗报告和战俘审讯等各方面情报被拼凑在一起,展现了一幅德国在大西洋墙内外防御的画面。

破译人员的工作最终为诺曼底登陆和盟军的胜利铺平了道路

布莱切利的工作人员破解了洛仑兹密码机,使他们能够读取代号为FISH的德国高级指挥通信。

从德国空军AuKa系统截获的代号为ORCHESTRA的情报,帮助挫败了空军的进攻。

Kenyon博士解释说:“在低地国家有58个德军师,大约有80万士兵。到1944年6月初,布莱切利园对他们有了非常详细的了解--他们是谁,指挥官是谁,他们的通讯设施是什么,他们有多少辆坦克、汽车甚至自行车。他们可以追踪整个欧洲的党卫军,并拦截德国军事情报机构Abwehr。”

这意味着盟军军官能够向他们的士兵展示诺曼底海滩的详细模型,然后才开始历史上最大的两栖登陆。

这是德国U型潜艇上恩尼格码机于1944年发出的一份十分罕见的电报手稿,上面写着:“准备就绪,有迹象表明,进攻已经开始。”

这些密码破解者也得到了日本驻柏林大使的大力帮助。这位大使与希特勒成了好朋友,并将他们的谈话传回东京。

大岛裕志(Hiroshi Oshima)将军不知道,1940年,盟军密码学家破译了代号为紫色的日本密码;1943年11月,他们截获了他对纳粹“大西洋防御”的详细描述。

不久,布莱切利获得了希特勒和他在西部的指挥官Field Marshall von Rundstedt元帅之间的私聊信息。

他们发现希特勒很偏执,不信任自己的指挥官,使得盟军发出了错误的信息。德军探测到的虚假无线电通讯,以及双重间谍传递的虚假间谍报告,使德国人确信盟军将入侵加莱。

阿兰图灵博士是布莱切利学院的首席数学家

希特勒在诺曼底登陆前10天告诉大岛,这个计划已经奏效。因此丘吉尔被说服同意诺曼底登陆。

Kenyon博士说:“丰富的知识告诉他,现在这是可行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国人对盟军知之甚少。”

但是,诺曼底登陆的成功并非已成定局,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已经准备好了他的失败公报。

Kenyon博士说:“他和其他指挥官都知道这将是一次代价高昂的演习,尽管伤亡人数实际上低于预期,但随后的战斗非常艰难。”

布莱切利的巨人计算机是世界上第一台电子可编程计算机

在诺曼底登陆日有超过10000名盟军和4000名轴心国人员伤亡。但是,在傍晚时分,156,000人在不到24小时内登陆。档案文件显示,布莱切利的工作人员几乎实时监控了整个进攻过程。

手写在褐色纸上的笔记是传递给盟军指挥官的解密信息。

Kenyon博士说:“我们可以从6月5日晚上11点开始,一分钟一分钟、一小时一小时地跟踪这些事件。首先是关于伞兵开始降落的谣言……然后人们开始意识到进攻正在发生。”

温斯顿·丘吉尔和艾森豪威尔将军

来自U型潜水艇指挥官的“立即准备”的信息是一个真正的“Oh s*!”其中一些人已经在法国呆了两年,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但并不一定是在他们那片海岸上。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信息在德国人发出后仅仅两个半小时,就传到了驻扎在朴茨茅斯的海军远征部队司令上将Ramsay那里。

1942年至欧洲胜利日期间,布莱切利破译了恩尼格码机和其他密码机的约500万条信息。

其中的文本数量相当于120本平装小说。但布莱切利公园和诺曼底登陆的真实故事比任何小说都更引人入胜。

登陆日:截听、情报和进攻展览。www.bletchleypark.org.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