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acio “Iggy” Cantu的一生中完成了很多次联络。

这位86岁的工程师曾在硅谷的大多数电视台工作或安装过电子设备,甚至还在NASA工作过。

当被问到从事电子业多久时,他笑了笑,回答说:“我曾是圣玛丽亚号的雷达操作员。”

Cantu对技术和电子的兴趣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这种好奇心也对他的未来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他父亲在一个没有电的地方工作,所以父亲买了一个由电池供电的电台。Cantu对从中传出的声音很感兴趣。

他心里想:“这里面是有人吗?”

过了一段时间,好奇心占了上风,他把电台拿到厨房桌子旁,给拆了。

他说:“我只找到一堆电线。”

他发现这很有趣,他对事物如何运作的好奇心也与日俱增。

他16岁的时候住在拉费里亚,那时镇上刚好举办了一场狂欢节。

Cantu和狂欢节上的一位工作人员成为了朋友,那位工作人员是一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

Cantu说:“他可以和全世界各地的人通联。我也想这样。”

于是他的新朋友教他如何使用莫尔斯电码,以及其他需要通过考试才能获得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执照的东西。

他说:“在那个时候,你买不到电台和发射机,就算你能买到,也要花很多钱。我们必须自己动手给变压器发电,所以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电子产品。”

几年后,在7-Up瓶装厂工作时,Cantu决定回到电子行业。

他的父亲当时是哈灵根Tichenor Media System有限公司(KGBT-TV)的一名管理员,他为儿子安排了一份放映员的工作。

Cantu说:“我负责装载投影机和幻灯片,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的工作。”

他学到了更多关于电视技术的知识,不久总工程师注意到他对工程的兴趣,把他调到了工程部。

Cantu说:“我可以焊接,可以读懂测试仪,所以我开始进行一些故障的排除工作。那位工程师真的教会了我很多我到现在还在用的东西。”

14年后,Cantu决定自己创业,开创自己的事业。

他说:“我开了一家自己的电台和电视机维修店,我可以维修电台、电视机、自动收报机、车载台和一些业务电台。”

有一天,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决定冒险一试。

Cantu说:“报纸上说,NASA的工程师们将在哈灵根的一家酒店面试一些对这个行业感兴趣的人。他们主要对像我这样的人感兴趣,我开了家电视商店,对电子产品很了解,能和他们相处得很愉快。”

于是Cantu去了酒店,那里还有来自硅谷各地的约20名申请者。经过简短的面试,他回家后就把这件事忘了。

一个月后,他收到一封邀请信和几张机票,准备飞往NASA参加复试。

当他到达NASA时,那里还有大约50人也要接受面试。两周后,他接到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被选中与一家名叫塔夫特广播公司的合同公司合作,合同为期两年。

他解释说:“当时他们正在为航天飞机项目做准备,他们有几个试验场,在那里他们要测试所有的设备,发动机,电台,然后才进入太空。”

根据Cantu的说法,每次测试都被记录在磁带上。

他说:“他们还有一个真空室,在那里他们测试设备,宇航员学会在零重力和零大气下生活和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安装摄像机,记录下他们所做的一切。”

合同还没到期,他就接到了布朗斯维尔一位朋友的电话,这位朋友需要他帮忙给一家新电视台安装电子设备。

Cantu的合同还在期,但他的朋友帮他买断了,所以他就搬回了硅谷。

Cantu在新电视台KVEO安装了所有的技术和电子设备,如主控制板、开关和2英寸的磁带机。他负责购买和安装所有东西。在从发射机安装人员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和一些培训后,他还负责维护发射机。

他笑着说:“发射机是一台英国的发射机,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制的,这正合我的意,因为我在墨西哥接受教育,我熟悉公制,所以这正好符合我的口味。”

他一直呆在那里,直到电台被卖掉,然后在一家出售制造商二手设备的公司进行了短期的工作。

还有一次,另一个朋友的电话指引他回到了电视机前。他的朋友告诉他,他们正在麦卡伦建造一个48频道的电视台。这份工作和第一家电视台差不多,于是他接受了这份工作。

Cantu曾在48频道、KGBT、KVEO工作,目前在公共电台88FM(KHID)担任顾问工程师。

他见证了从模拟到数字的转变,尽管技术已经发生了变化,但他对电子产品的热爱和激情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