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我在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时,第一个反应是有点奇怪,中国强大的制造业已经让业余无线电的入门设备价格在过去十年将下降到了原来的十分之一。非洲同胞们这都嫌贵?

看完了以后才知道,贵的不是设备,而是行政许可费用。如果在我们国家申请电台执照也需要2万人民币的许可费,你肯定也拂袖而去。

我只能说,这是当地管理机构的无知和无能。话说当年的春天不就是从突尼斯的自焚事件开始的么?看来,重建的历程很长,建设新的国家路上充满了荆棘。

--599杂志

正文

突尼斯(非洲国家)绝对不是一个很难进入日志的DXCC实体--在clublog.org的最受欢迎的DXCC名单上,它排在第188位(340位中)--但业余无线电并不是一个没有麻烦或便宜的业余爱好。

在突尼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人口趋向于年轻人。突尼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协会(ARAT)成立于2011年茉莉花革命后,是该国的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IARU)的成员协会。

ARAT主席Ashraf Chaabane,KF5EYY说:“到目前为止所做的工作主要是由ARAT成员(平均年龄22岁)和其他组织资助的。”这些支持包括Yasme基金会对YOTA或IARU 1区业余无线电测向(ARDF)设备的支持。Yasme资助来自突尼斯和其他国家的年轻无线电爱好者参加YOTA夏令营活动。目前,突尼斯所有业余无线电活动都是围绕俱乐部电台组织的,而没有个人电台。像Chaabane这样的爱好者已经获得了美国业余无线电执照,可以操作突尼斯的俱乐部电台。Chaabane的呼号是3V8SS,他期待着突尼斯向他颁发第一张个人业余电台执照。

ARAT与童子军组织(3V8SF)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该协议与数千名童子军建立了联系,并为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发展兴趣的坚实平台。几年来,突尼斯的童子军一直在参加JOTA活动。

Chaabane说:“目前,童军俱乐部的执照已经有10年没有支付延期费用了,这使得其面临着关闭的严重风险。其他3V的业余电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止工作。业余无线电台只是突尼斯童子军活动的一小部分,而且已经面临了财政困难。去年,电信部要求所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设备都要通过合格测试。如果不筹集资金,这也不可能实现。”

ARAT正在向更广泛的业余无线电社区伸出援手,通过补贴执照费和考试费用,帮助支持突尼斯的业余无线电。Chaabane说:“剩下的钱将用于资助ARAT的活动,如维护俱乐部设备、天线实验、电子设备建设、大学讲座等。”他补充说,出于完全透明的考虑,他将回答任何问题。

通过QSL负责人LX1NO的PayPal帐户进行捐赠可以避免突尼斯的税收。

在最近给Topband Reflector的一篇文章中,Frank Donovan,W3LPL指出,他敦促美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Donovan说:“多亏了ARAT和主席Ashraf,KF5EYY的努力,许多Top Band操作员本赛季至少与童子军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电台3V8SF进行了一次QSO。”他指出,现在需要的设备验机费用很高。

他还说:“维持突尼斯的业余电台耗资巨大,执照费--2000欧元,一次性发射机验机费--要1000欧元。如果大家能提供捐款,那么ARAT成员的Top Band活动就会如期举行,他们在未来也会持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