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斯塔克维尔以西,有执照的业余无线电操作员Allen McBroom正在演示他的本地台。他是Magnolia业余无线电俱乐部近20名成员之一,与60多个国家和七大洲的操作员都有联络。

Allen McBroom站在他家的后院,指向斯塔克维尔以西的天空。

问道:“你看到了吗?”

在昏暗的树木线的映衬下,一根长102英尺的14号电线几乎都看不到,它比铅笔还细。

McBroom继续说:“在过去的两周里,我通过那根天线跟远在日本和南非的爱好者进行了联络。”

这是McBroom所说的“25美分电台的10美分之旅”的一部分,旅程的终点是他房子后面的一间办公室,那里有价值超过25美分的业余无线电设备可以使用。

在McBroom的收发信机无线电中心,我们可以想象:他在与联合国总部、梵蒂冈、国际空间站或世界各地成千上万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交谈。McBroom所需要做的就是查找他们的频率,转动几个旋钮,然后等待有人回应。

McBroom说:“这是一个普通人看不到的广阔世界,但是只要你有兴趣,总有人会在这里陪你交谈。”

McBroom表示,自从2011年他安装了第一个业余无线电台以来,他已经在美国50个州,60多个国家和七大洲都建立了联络关系。

是的,7大洲都有。尽管他在南极洲的一次联络--在那次联络中,他与一位政府研究人员进行了简短的交谈,距离比McBroom预想的离家更近一点。

他说:“一开始,他就认出了我的呼号...好像是美国东南部的。所以他就问我:‘你来自哪?’我说:‘密西西比州的斯塔克维尔。’他说:‘你在开玩笑吧。我来自伯明翰(美国阿拉巴马州)。’”

它是如何运作的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或称火腿,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以前,从最初的轻敲莫尔斯电码发展到数字时代,经常与互联网同步工作。

McBroom说,尽管数字业余无线电仍然是一个新兴的产业,但最常见的形式仍然是CW,操作员用莫尔斯电码发射信号,以及单边带用于语音传输。

这些设备可以通过12伏电池供电,在80米到不到2米的波长上工作。

McBroom说,大多数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10-80米的波段上使用100W功率就能到达世界各地,不过他有时也会使用800W的功率放大器来确认联络。在2米波段上,如果信号可以打开中继台,那么整个密西西比州都可以接收到。加上基于互联网的Ecolink软件,业余无线电操作员可以跳到世界各地的2米波段上,与当地人交谈。

他补充说,最重要的是,通过业余无线电台进行的通信是免费的,所有合法的操作员都得到了联邦通信委员会的许可。

每一个操作员都必须通过技术级考试,获得其通用或高级执照,拿到执照后,政府会发给他们一个4-6位数的呼号。

业余无线电操作员的传统协议虽然没有法律要求,但执行起来相当严格,尤其是对老手来说。

McBroom说:“你开始(语音传输)时,先说出你要呼叫人的呼号,然后是你的呼号。然后等待回复。然后你们开始讨论,如果其他人想加入,你就告诉他们:‘请回答。当你准备结束时候,要说‘7-3’,意思是最美好的祝愿,或者‘我在守听中’,意思是你还在听,或者‘完毕’,意思是你要关掉你的电台。

通联的兴奋

对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来说,“兴奋”在于尽可能多地记录联络,所有持照的操作员都可以访问一个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他们可以看到对方的个人资料、广播的时间和地点以及他们确认的联系记录。

对于McBroom和其他许多操作员来说,“奖品”是他与已确认联系人交换的QSL(这些联系人的地址列在他们的在线个人资料中,但只有持照的操作员才能查看)。

McBroom最在意的是他收到的一张来自东欧保加利亚的卡片。

他说:“我为这张卡片感到骄傲!”

周四,Steve Ackers坐在斯塔克维尔Starkville自家厨房的餐桌旁,听加纳的一个电台敲出莫尔斯电码,看他们能否得到回应。

作为第三代业余操作员和程序员,他能理解每一个点和划所代表的含义。

他的两位祖父都学习过摩尔斯电码--一位是铁路工人,另一位是无线电操作员。他的父亲,密西西比州的电气工程教授,继承了这一爱好,并把它传给了他。

Ackers说:“我是在它周围长大的,所以我很自然地学会了它。”他也是Magnolia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的成员。

在他退休之前,他做了20年的卡车司机。两年前,他买下了一台最小的业余无线电台,自那以后,他已经通联了1100多个电台。

他说:“我通联了世界各地的大约50个州,约一半是使用的莫尔斯电码,另一半是单边带。”

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的Ackers把他的电台称为“通往世界的门票”。

他收听比赛和特设台,在这些活动中,操作员试图记录尽可能多的联系人。有时,他甚至会遇到比较独特的联络机会。

他说:“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电台里跟谁说话。有一次,我跟一位在佛罗里达的家里的宇航员进行了联络。”

应急援助

业余无线电在紧急情况下也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当像自然灾害这样的事情破坏了传统的通信时,短波无线电仍然可以工作,所以业余无线电操作员随时待命,与紧急服务部门合作,与第一批响应人员进行通联。

Magnolia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甚至在Oktibbeha郡紧急行动中心的二楼装配了永久设备--这里也是E911的所在地。

Oktibbeha郡的应急管理负责人Kristen Campanella说:“(尽管他们是志愿者),我们认为业余无线电工作人员是EOC工作人员的一部分。他们在正确的时间向正确的人提供正确的信息,这样他们就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们是我们紧急救援人员的重要纽带,知道他们随时待命是一种安慰。”

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接受培训,以便在紧急情况下通过通信,例如为第一批响应人员传送受损的报告,或者为需要的人提供通信服务。

在紧急避难所,他们甚至可以帮助流离失所的受害者向其他家庭成员发送和接收信息。

Magnolia俱乐部每月在EOC聚会一次,Campanella说,成员们一直坚持要让她加入他们的行列。

她说:“我完全不明白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们一直在敦促我这么做。总有一天我会的。”

McBroom向奥克提雅布斯基郡的应急管理负责人Kristen Campanella展示了一个允许业余无线电用户使用数字信号进行通信的网站,并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展示了该网站。

成就感

McBroom在帕诺拉县长大,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业余无线电台。

他清楚地记得,从10岁起,他就把一根电线天线从二楼的窗户伸出去,连接到一个由电子管供电的短波收音机上。有了它,他可以听到莫斯科广播电台、伦敦的BBC和哈瓦那广播电台。

他说:“我感觉自己就像个间谍。”

再加上在《男孩生活》杂志上读到的二战间谍的故事,他们一边躲避纳粹分子,一边从敌后发送无线电信息,这使得通过无线电传送情报的想法变得“有趣”。

直到8年前,他才真正实现了这个梦想,但他并不后悔这笔投资。

McBroom说:“如果我是千禧一代,我可能还会困惑,为什么他们会感到这么快乐,不就是一种过时的爱好嘛。但在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长大,电台工作人员就是英雄,因为他们能在别人做不到的时候把事情做好。如今,业余无线电操作员往往年龄较大,但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年轻人正在复苏。

”我觉得这就是它的新奇之处,如果你不到30岁,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没有手机和电脑的世界。但是,如果你用电台通联到非洲,又得到了回应,你就会有一种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