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第一个真正的社交网络媒体的业余无线电,即使在这个Twitter、Skype、Facebook和智能手机的时代,依然蓬勃发展。

现在是晚上9点,Pradeep Kumar刚刚开始主持他称之为“通信网”的无线电会议。“CQ, CQ,我是Victor Uniform 2 Echo X-ray X-ray呼叫并待命。这个频率上有电台吗?他对着麦克风说。

不一会儿,一个男声在扬声器里响了起来:“我是Victor Uniform 2 Mike Uniform Echo。我不能正确地抄收你。你能重复一下你的呼号吗?”

Kumar按下一个按钮来增加收发信机的信号功率,然后重复。

另一边的人说:“我现在可以正确的抄收你了”。两人讨论了信号质量和他们使用的设备。还有一些私人谈话,大约持续五分钟。

对方在谈话结束时说:“我们下次再聊。73。”

Kumar是印度德里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一员,即使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这些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仍在蓬勃发展。班加罗尔被称为印度的业余无线电之都--也被誉为第一个真正的社交网络,而德里也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他们在家里建立了业余电台,或者他们称之为电台室。他们喜欢DXing,自制设备,交换QSL卡。让这些20到85岁的无线电爱好者感到兴奋的是,他们能够在没有服务提供商的情况下,通过语音和莫尔斯电码进行交流。

印度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信奉“同一个世界,同一种语言”的哲学,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词汇、短语、Q简语和数字。DXing的意思是与远方的业余电台进行双向无线电联络,QSL卡就像操作员互相发送的明信片,确认了双向联络。在这里,73代表“最美好的祝愿”,88代表“爱与吻”。

54岁的Kumar坐在其Vikaspuri家中的电台室里说:“这是一个人类偶然互动的世界。通过无线电波与千里之外的陌生人相遇是一种神奇而又神秘的经历。与Facebook不同的是,这里没有虚假账户。”他家的电台室里有几台或新或旧的发射机、接收机和收发信机。

电台友谊

Kumar在业余界已经活跃了41年了,也是DARTS(德里业余无线电技术协会)的干事,他们的协会是首都最活跃的业余无线电俱乐部。俱乐部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40人),包括商人、政府雇员、工程师、学生、教师和广告专家。

Kumar说:“他们喜欢每天通过业余电台联系,而不是通过WhatsApp或Facebook。我们只进行与技术相关或私人的对话,执照规范禁止任何政治或商业对话。”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会告诉你,“高科技爱好”让你有机会与科学家、工程师、飞行员、宇航员、商人、甚至皇室成员交谈并建立友谊。50岁的Rajesh Chandwani说:“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电波中遇到谁。”他住在古尔冈,他家是德里最大的电台室之一,那里有成堆的收发机、天线调谐器、电源、充电器、莫尔斯电键、对讲机、电脑和扬声器。墙上挂着一幅业余无线电世界地图,上面有国家前缀;桌子上有一本“Call Book 2018”,上面有全国所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呼号。

Kumar说:“6年前,我与科伦坡以南54海里的一艘商船的船长取得了联络,也与地中海的另一艘商船的船长取得了联络,当时我非常激动。当你从古尔冈的电台室与地球上某个地方的陌生人取得联系时,你会感到无比快乐。69岁的Rahul Kapoor是德里一家高级无线电公司的雇员。他拿到执照时才16岁。爱好者非常重视最弱的信号,因为它可能是有人从遥远的地方发出来的,需要紧急帮助。”

业余无线电永远不会消亡

Chandwani指出,这个爱好,包括业余无线电竞赛、野外操作日、DX远征、纪念活动、猎狐、赢得全球比赛、收集证书和QSL卡、追逐业余无线电卫星等。

他说:“在我的生活中,已经发展并放弃了一些爱好,比如网球、摩托车和跑步,但业余无线电台是唯一一个一直在持续的爱好,我的电台室里有很多摩尔斯电键,也有一些新的和老式的收发信机,比如Kenwood、Yaesu和Icom。

他说:“我第一次用莫尔斯电码与人联系时,简直是欣喜若狂。我的感觉就像古列尔莫·马可尼第一次使用无线电联络时的感觉一样。此后,莫尔斯电码一直是我首选的通信方式。”

上世纪80年代,业余无线电在印度得到了推广,当时的总理Rajiv Gandhi(VU2RG)本人就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他取消了无线设备的进口关税。

很多爱好者都像科学家一样

Chandwani说:“很多爱好者,比如56岁的Mohammad Sofi,都喜欢自制设备。他从事业余无线电已经29年了,每天晚上8点半到10点半,他要花两个小时设计新的电路,并与其他电台一起测试他自制的设备的信号和声音质量。许多业余爱好者试图想出一些新的东西来改进无线电技术。”

一家私人公司的电子工程师Sofi说:“我的电台室里有许多自制的设备,比如接收机、功率计和电源等等。屋里的木架子上有几十个白色塑料盒子,里面装着电容、二极管、阀门和晶体管等元件。我觉得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就是那些电子产品充满热情并具有科学头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