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在南塔开特岛以南50英里处有一条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通往纽约的航道。在一个严寒刺骨地早晨,凌晨5点半--1909年1月23日,意大利蒸汽船“福罗里达”号搭载900名乘客从意大利驶向纽约,与白星航运公司RMS共和号在浓雾中相撞。

共和号是白星公司波士顿-地中海线的旗舰,当时,共和号带着461名乘客,从纽约出发,驶向直布罗陀及地中海其他港口途中,受到了致命的撞击。尽管她在听到雾霾警告信号后降低了速度,而且共和号的建造是为了安全和力量而不是美观,但事实证明,船左舷中部的撞击是致命的。

共和号的两名乘客Mary Lynch与W.J.Mooney的房间正位于撞击点附近,两人因此身亡,Lynch女士的丈夫受重伤,随后在波士顿医院中抢救无效身亡,福罗里达号甲板上的3名船员遇难,事故死亡人数达到6人。

由于船体被撞破,共和号开始下沉。船长William Inman Sealby下令,所有乘客转移至仍可运行的福罗里达号,等待救援船只。多亏了Guglielmo Marconi发明的电报,共和号25岁的无线电操作员Jack Binns成为了史上第一个发送CQD(Come quick;danger)求救信号的人,信号最终传到了楠塔基特岛上的Siasconsett无线电台,该设备的射程仅为70英里,支持相当清晰的通信。另一艘白星公司的轮船波罗的海号(Baltic)到达现场,开始营救福罗里达号上的乘客。最后,两艘事故船只上的1500人获救,与三年后泰坦尼克号的惨剧形成了鲜明对比。

大家都在尽力拯救共和号,但前景并不乐观。除指定的救助人员外,所有乘客和船员都被转移走,安置在佛罗里达号上。共和号当时正处于危险的超载状态。当晚晚些时候,“波罗的海”号抵达,船上的1500多名乘客和船员被转移,然后驶往纽约港。由于大家不懈的努力且在无线电的协调下,只有6人死亡。与泰坦尼克号不同的是,他们死于撞击,而不是被抛入冰冷的海洋。

当时,这是最大的公海救援行动,也是对“CQD”的第一次有记录的回应--CQD是莫尔斯电码的缩写,意思是“所有电台:紧急情况”。共和号长约174米,重约1.6万吨,是当时能够运营的最大、最复杂的客轮,她的沉没,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沉船事故。

无线电操作员Jack Binns谦逊地接受了人们对他在营救行动中所起作用的赞扬,但他表示,马可尼和他的无线电发明确实应该为在海上挽救生命而受到赞扬。1909年,马可尼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获奖:35岁时,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无线通信的浪漫,以及对马可尼理论和设备的兴趣,随着海上救援的不断进行而增长。然而,即使在他完善了接地技术和调谐设备之后,许多人仍然声称马可尼的设备将无法穿越大西洋,而拟议中的全球无线网络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不幸的是,直到1912年4月14日泰坦尼克号在从英国到纽约的处女航中撞上北大西洋的冰山之后,人们才对无线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503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丧生,无线技术的魔力突然变得和发明无线技术的人一样广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