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无线电也许不再像过去那样是“爱好之王”了,但如今,它已成为智能手机时代孩子们的一种召唤。

至少有一个是这样。

16岁的Yuki Fukumitsu尝试着进行了一次联络,他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收听到他的联络。

20世纪70年代是业余无线电这一爱好的鼎盛时期,自那以后,当地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数量迅速减少,其中许多人现在已经70多岁了。

然而,北海道钏路Meiki高中一年级的一名学生对这种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它不像无处不在的智能手机那样“不确定”。

在一个周末,Fukumitsu对着家里的麦克风说话:“CQ,CQ,CQ,这里是JM8JPN。”

CQ是一个代码,用来邀请任何在特定频率上收听的人作出回应。

Fukumitsu的房间里有一个写着“无线电通讯室”的牌子,里面有一个无线电接收机和一个发射机。他在窗户外安装了一个大约2米长的天线,并使用调谐器调节频率。

Fukumitsu喜欢在假期和从排球俱乐部的练习中解脱出来时,使用电台。

他在上小学时就喜欢玩对讲机,在网上搜索收发信机以扩大他的兴趣时,偶然发现了业余无线电。然后,他自学如何操作电台,并在暑假期间参加讲座,以便在上初二时获得业余无线电执照。

Fukumitsu没有浪费时间,拿到执照后他立即打开了自己的电台,喊着“CQ…”,邀请其他操作员回复。

一开始,他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他很失望,几乎要放弃这项爱好了。但大约两个半月后,也就是那年的11月,一个声音传来:“我是JA8IBU。”

这是来自钏路业余无线电俱乐部主席--71岁的Akira Hosoya发射来的信号。

Fukumitsu说,他的声音激动得发抖,因为他终于为完成了一次通联。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不分地域、年龄和性别,通过自我介绍开始交谈。Fukumitsu更换了一台性能更好的接收机和发射机,并与大约500人进行了联络。

除了遍布日本的火腿,他还与印尼、韩国、台湾、俄罗斯和夏威夷的火腿爱好者建立了联络。

Fukumitsu说:“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信号会传播多远,因为它会随着季节、地点、太阳活动和其他条件而变化。你也永远不知道谁会回应你。即使你与外界保持联系,有时你听到的也只是噪音。这就是为什么当你能和别人交谈时,你会有一种兴奋感。”

据日本业余无线电联盟(Japan Amateur Radio League)称,在20世纪50年代及之后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业余无线电作为一种与边远地区人民交流的方式在日本广受欢迎。

然而,由于手机以及最近的在线社交网络服务的普及,它的受欢迎程度有所下降。高中生或年轻人很少有这种爱好。

钏路业余无线电俱乐部成立于1958年,去年是其成立60周年纪念。该俱乐部在20世纪70年代末拥有200多名成员,目前有39名会员,其中包括最近加入的Fukumitsu。许多成员的年龄都在70岁左右。

为了扩大成员人数,无线电俱乐部一直在进行宣传工作,包括举办讲习班,讲解如何制作无线电设备和操作业余无线电,以及在每年的公众活动中示范无线电通讯。

Hosoya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俱乐部自然会关闭。所有我们希望Fukumitsu能够传播它的吸引力。”

这位满怀希望的年轻人说:“我的朋友们不太理解业余无线电的乐趣。我想通过Twitter和博客寻找志同道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