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仅仅是一个爱好。在危机中,业余无线电操作者提供了一条生命线。

加拿大纽芬兰和拉布拉多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多达1500人。

Larry Horlick仍然会惊讶于当他打开他的业余无线电台时会发生什么。

纽芬兰省康塞普申湾北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Horlick说:“我正在把我的声音转换成电信号,而他接收到的电能非常微小。它就像海洋中的一根人的头发,直到今天都让我着迷。”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业余无线电已经存在了近一个世纪,直到今天,它仍然是唯一一种不依赖于网络的通信形式。

即使在一个充斥着智能手机、Facebook和短信的世界里,业余电台对许多人来说仍然是一个谜。全世界仍有200多万人在使用这项技术。加拿大估计有4万名使用者,其中超过1500人生活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

业余无线电用户几乎可以与世界各地的任何人通联。唯一不允许业余无线电操作的国家是朝鲜和也门。

来自信号山的吸引力

如果业余界有预言者的话,那一定是通信先驱Guglielmo Marconi了,他在St.John's中证明了无线电波是通过从电离层反弹而沿地球曲率传播的。

电报线或“地波”不再束缚通信。现在,可以与世界上任何拥有发射机和接收机的人联络。

Horlick说:“当其他火腿发现你来自纽芬兰时,他们会想知道信号山(Signal Hill)的情况。”他指的是1901年12月马可尼收到无线传输信号的地方。

加拿大卡伯尼尔的业余无线电操作员David Parsons也认为,那种想知道的心情很迫切。

Parsons说:“我的一个朋友去年来看过我,去信号山看看这一切是从哪里开始的,是他来到这里必做的事。”

火腿在紧急通讯中的作用

从地理上讲,纽芬兰是许多业余无线电活动的中心,因为它恰好位于欧洲和北美其他地区之间。

Parsons指着屏幕说:“我们位于市中心,你可以看到我们周围的一切。这是个广播的好地方。”

对许多爱好者来说,业余无线电是一种业余爱好。他们每天记录他们的QSOs,或者联络。在与世界各地的人通联时,他们交换天气、呼号或其他信息。

有关于谁能在一定时间内进行最多联络的比赛。有些人甚至能和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天地对话。

然而,这个爱好也有严肃的一面。在发生自然灾害或其他紧急情况时,当较传统的通讯方式失效,业余无线电操作员会被要求提供帮助。

例如,2017年夏天,光纤电缆的损坏意味着加拿大大西洋大部分地区的互联网和电话服务中断。

Parsons和其他业余操作员帮助保持通讯畅通。他们时刻保持警惕,帮助救护车和其他急救人员定位遇险人员,或者只是将信息从一个电台传递到另一个电台。

这一事件证明,一个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通信系统可能很脆弱。

Parsons说:“互联网,万维网就是这样的。它是一个由卫星传输的相互连接的信号组成的网络。随着世界与Wi-Fi、卫星和蜂窝塔的互联程度越来越高,失败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大。”

一种简单的通信方式

业余无线电的美妙之处在于它的简单:一个电台与另一个电台的通信。

Parsons说:“你只需要一个电源、一个收发信机和一根天线。电源可以是车用蓄电池、燃气发电机或太阳能电池板。”

Parsons还帮助处理了许多离他家较远的事件。

2015年尼泊尔地震期间,他帮助从以色列转播无线电通讯,并将其发送到美国的电台。

Parsons和Horlick都是BARK的成员,该俱乐部在纽芬兰省康塞普申湾北运营。俱乐部每年举行一次野外操作日活动,大约有12名当地操作员只使用发电设备与世界各地的数百名操作员进行通联。

纽芬兰业余无线电协会(简称SORNA)是另一个试图通过教育和社区宣传招募新成员的组织。

然而,成为一名业余无线电操作员并不像购买设备那么简单。毕竟,业余无线电可以在商业无线电频段中工作,而商业无线电频段是船舶和空中交通管制的工作频段。

操作员需要执照,而执照的发放过程是对你技能的验证。

Horlick说:“你必须知道你在做什么,所以你不能干涉他们的行动。可能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