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象素和信号塔出现之前,就有了点和划。

1844年,Samuel Morse发明了发报电键,从那时起,莫尔斯电码就一直是人们首选的最复杂的主要通信方式。

近175年过去了,它在美国北利伯蒂依然盛行。

Dennis Boyd位于琼斯大道的家中电台室里充斥着连发的“嘀嗒”声,因为他在与这个国家和世界各地的爱好者进行长距离的联络。

闭上眼睛,你可能会想象自己在二战的潜水艇上,正在努力破译舰队的状态报告。

Boyd在他的业余无线电追踪中使用了这两种方法。他说:“实际上我更喜欢莫尔斯电码,而不是语音通讯。这是一种挑战。”

老式的红色型号是直键,较新的是CW自动电键。

挑战就是你看着他拿出自己的电键,并向空中发出电波。

最终,他的“CQ, CQ, CQ”聊天邀请,和他的呼号,将被另一个业余无线电操作员接收,随后可能会进行友好的编码对话。

对于这位北利伯蒂的退休人员来说,这项爱好标志着莫尔斯电码在三十年后又一次复兴。

15岁时,Boyd在爱荷华州的新沙伦长大,第一次对电台产生了兴趣,当时他开着一辆朋友的车,车上有一台CB电台。在他20岁时,他搜集到了一台无线电接收机和一个必须插入晶体的旧发射机。他说:“这是20世纪50年代的老物件了,但它既便宜又实用。”

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经常在地下室的电台室里工作,他们曾经是全国和全球远程通讯的先锋。他们形成了自己的礼仪、语言和对社区服务的爱好。

Boyd说:“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个联络人是密歇根州的一位名叫Joanne的女士。听到一个声音回答我,我感到很兴奋。”

1976年,当他获得FCC业余无线电执照时,学习使用莫尔斯码是获得执照的一项要求。他不得不去芝加哥参加考试,证明自己每分钟能敲出13个单词。这一要求后来被取消。

最终,生活侵占了他的爱好,他放弃了业余无线电。

他说:“你们也知道,当你结婚,有了两个孩子,工作时间又很长时,你只需要制定不同的优先事项就好了,根本没时间来发展业余爱好。”

但是,在31年后的今天,Boyd从西部音乐公司退休后,他决定重返业余界。他在天线、接收机、发射机、调谐器和相关设备上投资了约2,500美元。现在,他每天都花时间在电台上,用语音和莫尔斯电码与远距离的其他操作员联络,如果无线电传播正常的话,偶尔也会与外国的操作员联络。

他承认他的莫尔斯电码技术有点生疏,但他又回来了。他每天早晨都会练习。

Boyd说:“莫尔斯电码对我来说很容易学,因为我是一名鼓手。鼓声是所有的节奏和模式。莫尔斯密码就像骑自行车一样,你不会真的失去这种技能。”他在高中时组织过一支摇滚乐队,现在还会演奏几种乐器。他也觉得自己比30年前学的快多了。

Boyd指出,业余无线电台可能是一项已经过时的爱好,但30年来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固态器件已经取代了他电台里的电子管。他用电台桌上的电脑查找与他聊天人的信息--所有的操作员都必须在FCC注册,并找到“网络”,这相当于一个互联网聊天室。

他说,一些操作员可以与国际空间站联络。此外,现在有一些手机应用程序可以为持照的爱好者复制业余电台的体验。Boyd指出,把你的无线电台连接到你的电脑上可以产生“很酷的频率图形”。

但正如你可能猜到的,许多长期支持业余无线电台的人已经离开了世界。

Boyd说:“我最近参加了爱荷华市业余无线电俱乐部的一个会议,我是那里15个人中第三个最年轻的。”

业余无线电对大多数使用它的人来说也不仅仅是一种爱好。当灾难来袭,人们没有电话或电力服务时,业余无线电操作员会以多种方式帮助应急响应人员,比如报告情况、充当天气预报员和传递重要信息。大多数人都有一台发电机,以便在紧急情况下使电台正常工作。

爱荷华市俱乐部成立于1933年,每年6月份举行公众示威和一年一度的紧急通讯野外操作实践活动。在爱荷华大学斯特德家庭儿童医院,六名成员在平安夜通过无线电帮助孩子们与圣诞老人进行通联。成员John Kauble称,翰逊县大约有50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估计只有10%到15%的人使用莫尔斯电码。

Boyd说,这一爱好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学习使用频率、设备技术和长期的礼仪,这会使交流变得文明和愉快。在业余电台频道上,你很少能听到政治言论或粗鄙的语言。

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与远方友好的人们建立联络。

他说:“我愿意和所有的人联络,这就是乐趣所在,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谁会回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