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 Moore每天会花很多时间来守听在电台前。

不是收听音乐--尽管他也很喜欢音乐。他长期从事业余无线电工作,本月早些时候,他在为大西洋一艘帆船上胸口疼痛的船员提供医疗救助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他说:“我从小就一直是这么做的。我第一次获得业余无线电执照是在我13或14岁的时候。”他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并在费城地区的几家广播电台担任总工程师,在商船队担任无线电指挥官。

现在,Moore已经退休,并且成为海事移动服务网络(MMSN)的一员,他自愿贡献自己的时间和多年的经验,帮助无线电操作员在海上航行,他还配备了一台无线电台,以便与任何他们需要在陆地上交谈的人通信。11月9日,Marie Elena号船上的一名船员需要帮助。

Moore在周一时说:“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哈特拉斯角海岸有一艘船,船上有一名船员突感胸痛。他接受过急救医护人员的培训,所以他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说‘我现在必须得离开这艘船,不然我可能会死’。”

但考虑到这艘船的位置——百慕大以东300英里——拨打911是不可能的,所以船长打开了电台。

Moore说:“他打开MMSN运行的频率,解释了发生了什么。他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和某人正在通联,但信号开始减弱,我碰巧打开了电台,调到了正确的频率。我想,我得帮助他。所以我就打电话给他。在前几年,我碰巧跟这个船长通联过。他向我解释了发生了什么事,说:‘你能帮我们个忙吗?’”

Moore帮船长接通了美国海岸警卫队,让他们通过他的家用电台直接联络,到这,故事并没有结束。

Moore说:“我们决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建立一个联络的时间表,看看病人的情况如何,以及海岸警卫队的施救进展如何。”他接着说:“从中午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到第二天早上9或10点,海岸警卫队一直在设法让一艘救援船靠近。他们想把病人转移到救援船上,然后把他从救援船上带到直升机上,送到医疗设施处。”

Travis Unser是这次事件的搜救协调员,他是海岸警卫队的队员,他在一份新闻稿中说:“我们从业余无线电操作员那里得到的帮助对于我们与船员的沟通至关重要。”

至于Moore在这场营救中的作用,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通过无线电提供援助了。作为MMSN和军事辅助无线电系统(MARS)的一名志愿者,他不仅在2010年海地那场毁灭性地震时提供帮助,还在更大的灾难中提供过帮助。

“地震那天早上,我打开电台,调频到MMSN。一位海地太子港的居民--他是一名业余无线电操作员,与我进行了通联。那次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他来我家看过我几次,我觉得我们的友谊是一辈子的那种。地震当天,他的电台无法正常工作,但他还是来了,他说:‘我们刚在海地遭受了大地震,我需要和一些人通联’。”Moore继续说:“他需要我联络佛罗里达的一些亲戚,我帮他联络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变得越来越明显,这是全岛面临的一个严重而沉重的问题,太子港遭到了严重的打击包括是生命的损失和大规模的破坏。所以我花了几个星期,实际上时间更长,与我们的政府协调通信工作。”

根据美国无线电中继联盟的一篇文章,Moore是地震后协助通讯工作的三名业余无线电操作员之一。

Moore说:“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来说,他所提供的大多数通联方式并没有改变他们生活。从无聊到飞机出了重大事故,这中间的很多个小时对我来说都是静止的。几个小时的无聊状态,会让我觉得恐慌。”

这些恐慌现在通常与飞机有关;在MARS海军分局解散后,Moore被调往MARS空军分局。

他说:“我所做的(为MARS)与我在业余电台上所做的类似-飞机会发出信号,我甚至和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通联过。他们会说‘嘿,我们要做个测试,确保我们的通讯设备正常工作’。或者白宫工作人员需要打个电话给他们,我们会帮他们接通的。我觉得这挺酷的,尤其是在空军一号的时候,但也不是每天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