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Honess对我们说:“我对太空的兴趣是在9岁时观察哈雷彗星引发的。”Dave,曾经在Raspberry Pi基金会工作,是Astro Pi的创始人,他还在杂志上写过几篇教程。

目前,Dave在与欧洲航天局(ESA)合作,帮助组织他们的教育项目,并与基金会目前的Astro Pi项目保持联系。

Astro Pi的第一次任务涉及到了欧空局宇航员Tim Peake

Dave说:“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与太空无关,但我一直保持着对国际空间站的兴趣,在本世纪初,当空间站还在建造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看它的现场直播。我从来没有想过航天工业有一天会成为我工作的地方,因为对我来说它似乎总是那么遥远和抽象。”

2014年初,Dave开始为Raspberry Pi基金会工作,很快他就和英国航天局的人聊起了合作的事情,这最终成为Astro Pi的第一个项目。Dave说:“一个在荷兰ESA工作的朋友告诉我,他正在换工作,他的职位将会空缺。我们在电话上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来讨论工作各个方面的情况,最后,我决定申请这份工作。我们现在已经搬到了荷兰,我从2018年3月开始已经在欧洲空间研究和技术中心工作到现在了。”

Q1:你在航天和教育领域的交集工作,记忆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只挑一个的话,很难。我真的很感谢Raspberry PI基金会的前同事,他们让我去佛罗里达观看2015年肯尼迪航天中心OA-4火箭的发射(就是把Astro Pi的原始设备运到国际空间站)。我对参加过Astro Pi的孩子们印象很深,他们说很想学航空或天体物理学等方面的课程。”

Q2:你有自己的太空计划吗?

“当然。每年,欧空局都会组织一次员工之旅,前往法属圭亚那,参观阿丽亚娜(Ariane)的发射设施。你必须自己买机票,但你可以进入发射场且有人带你游览。如果你幸运的话,你还能在发射台上看到一个完整的运载火箭,如果你真的幸运的话,你此次的参观可能与实际发射同时进行。”

Q3:未来的工作计划你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实际上,我开始相信计算机教育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好的阶段,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立马去学,或者其他什么。Astro Pi的发展已趋于成熟,我认为它会越来越强大。我现在把注意力转到业余无线电上,这个领域显然缺少应有的推动。无线电仍然是与太阳系中所有航天器通信的唯一途径。在我看来,像ARISS和当地业余无线电俱乐部这样的组织越来越有必要去吸引新的人才。如果可以把计算机和无线电加入到教育素材中,那就太好了。毕竟,所有的航天器都可以归结为两个主要组成部分:一台计算机和一台无线电设备!”

Astro Pi

Astro Pi的摄像头

什么是Astro Pi?

欧洲Astro Pi挑战是通过在国际空间站的树莓派电脑上编写计算机程序,为年轻人提供了在太空进行科学研究的绝佳机会。Astro Pi是一个与Raspberry Pi基金会合作的关于欧洲航天局教育项目。

宇航员Timothy Nigel Peake

Timothy Nigel Peake(出生于1972年4月7日)是英国陆军航空兵官,欧洲航天局宇航员和前国际空间站(ISS)成员。他是第一位英国ESA宇航员,也是第二位悬挂英国国旗的宇航员(第一位是Helen Sharman),是第六位登上国际空间站的英国人(第一位是2003年NASA宇航员Michael Foale)。2009年9月,他开始了ESA的密集宇航员基础培训课程,并于2010年11月22日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