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了蒙特利尔的“收音机医生”Joseph Hovsepian,他说他是最后一代懂得修理电子设备的人之一。

Joseph Hovsepian修理收音机已经很久很久了,以致于他声称自己看一眼设备就能发现问题所在。

他说:“当我拿起一台收音机,打开它或者插上电源,看一眼,它发声或者不发声,发出爆裂声和声音逐渐消失,所有这些东西都被记录在我的大脑里,我知道如何启动和修复它。”

自1960年以来,Hovsepian一直在他的Parc Ave.修理店里修理收音机、转盘和其他电子设备。

这位79岁的老人认为自己是最后一代受过修缮艺术训练的人员之一。

他说:“我们已经失去了打开设备,修理设备,恢复设备,并且相信自己可以做好的能力。”

Hovsepian一生几乎都在摆弄收音机。他在12岁时制造了一台矿石收音机,15岁时制造了他的第一台电子管收音机。

Hovsepian说:“电子设备,比如收音机,过去,需要几天甚至几个月才能制造出来,而且通常是手工制作的。今天,我们有了这些自动机器,它们代替了手工组装。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去修理它们了。”

他认为今天的电子设备缺乏老式收音机所带来的温暖。他说,与过去的技术相比,智能手机在他看来是死气沉沉的。

“即便是老式收音机,这里有一点刮痕,那里有一点刮痕...但...这才是收音机。”

Radio Hovsep好像是一座旧技术的博物馆,墙上堆满了数以千计的旧真空管,你可以在小抽屉里找到古董,比如有100年历史的唱片针。

Hovsepian说,他打算开放这一区域,“只要上帝赐予我生命,使我得以继续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