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Steve,VE7SL

我们大多数LF/MF和高波段的死忠派已经开始期待未来几年的太阳活动低谷期......据有些太阳专家预测甚至会“极其低”。

然而,著名的传播大师Carl, K9LA前几周在Topband上发布了一篇有趣的文章,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期望。

Carl Luetzelschwab, K9LA的文章大意是“正在减弱的太阳磁场,可能会是我们有生之年的最低水平。但伴随着地磁活动的减弱,会有更多银河宇宙射线进入到地球的大气层。我们目前观测到的中子数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子是宇宙射线的副产物之一)。由于宇宙银河射线大多是高能质子,能够到达低层大气高度,在D层和较低的E层产生碰撞电离。使用宇宙射线电离率进行粗略估算可得低层大气会产生更多电离。而160米波段无法承受被更多地吸收,所以我们也许会看到减弱的太阳磁场带来不利影响。而大家所期待的这个太阳活动低谷对于160米波段会不会太低了。”

我回想自己在以往太阳低谷年里的通联经历,特别是最近的这个周期和第23太阳活动周期这段时间,大多数人可能也还记得这是过去100年里太阳活动最低的时期。2008年有265个无太阳黑子日,而接下来几年又出现了262个无太阳黑子日。

如果说某段时期受到宇宙射线的轰炸并对低频传播造成不良影响,那么这种现象肯定在前两个冬天发生过。

而我观察到了什么呢?

我所看到的甚至比我预期的还要好很多。对于西海岸的高波段操作者,通联欧洲意味着信号得穿过极地,而极光区会使信号发生严重衰减,弱信号简直是自寻死路,除非是长时间的太阳活动低谷期。总而言之,欧洲的情况是“壮观的”...这两个冬天有好几个星期,夜复一夜,在160米通联欧洲是很平常的事。

大多数晚上,欧洲的信号在当地日落之前就能听到,有几次与欧洲的CW通联甚至发生在日落的一个半小时前。黑暗降临后,会有更多信号出现,很快波段上就会充斥着欧洲爱好者...只有欧洲爱好者。

大部分时间北美的信号几乎是看不见的,只有欧洲...但有一次发生了令我难以置信的事,我从来没有见过160米竟然像20米一样可以用CW与欧洲轻松通联!这段时间里,我通联到许多新的欧洲和非洲字头,DXCC总数从99暴涨到143。


信号的强度等级也很高,FT-1000的S表时常会超出S9。在一个特别的晚上,我记得听到了一声SM4呼叫CQ,我把输出功率调至10瓦呼叫了他一声,很快他就回复了。如果宇宙射线的轰击处于较高水平,就西海岸到欧洲的情况而言,它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申明一下,我使用的高波段系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由一副简单的“Half-Sloper”天线和一台很旧的500W放大器组成。

我在冬天最喜欢的另一个消遣就是在200-500 kHz的中频范围里追逐NDBs(全向信标)。在太阳活动低谷期的两个冬天里东西部的异常情况是很明显的。

在这样一个晚上,我注意到一个之前从没有听到过的强信号。因为它的强度,我推测这可能是华盛顿州附近的新NDB。我注意到它的标识号(414 kHz 'NYA'),但是从以往的报告里,我没有找到这个信标的任何参考信息,转而向雅虎ndlist小组寻求帮助。很快我收到回复,告知那个信号来自欧洲...准确的说是斯瓦尔巴特群岛,位于挪威和北极之间!

现在在西海岸,除了偶尔能听到从格陵兰岛厂房传来的信号,已经没再听到过欧洲的NDBs,这说明那是很罕见的情况。尽管我仍经常守听该信号,仍然没再出现过,而且不幸的是,2015年它被列在了退役名单里。毫无疑问,这次罕见的传播是太阳处于休眠期而引起的。

虽然Carl的提醒令人沮丧,但是他使用了“让我们等着看”的语气,也表明其中的不确定性,在回顾了我自己在类似情况下的经历后,我对将来的情况仍保持乐观的态度。希望不用太久我们就会有答案!